得知中国大使馆被炸,我马上给米洛舍维奇总统打电话……

  1999年5月8日(北京时间),已轰炸南同盟数十天的北约用导弹野蛮袭击了我国驻南同盟大使馆,造成三人殒命,数十人受伤,使馆馆舍严重损毁。这笔血债,中国人民无法遗忘。对南同盟而言,那天发生的事情,又意味着什么?2022年5月,考察者网就此采访了南同盟时任信息部长,格兰·马蒂奇(Goran Matic)。

  ► 编辑 考察者网 李焕宇 译 菲利蒲 塞尔维亚留学生

  (当地时间)5月7日是北约轰炸南同盟的第45天,那一天应该是单日轰炸量最大的一天,而且主要针对平民设施。

  上午11点半左右,北约用集束炸弹轰炸了尼什的菜市场,造成15名平民殒命60多人受伤。现场发回的视频异常惨烈,那时位于贝尔格莱德的媒体团队第一时间去尼什对这一战争罪行举行了报道,有许多直接在陌头拍的视频,现场惨不忍睹。再之后被轰炸的是贝尔格莱德近郊,位于潘切沃的石化公司被炸了,内务部、总顾问部也被再次袭击。

  在尼什发现的北约弹壳

  我那时位于米拉大道的对外信息指挥中央,在等从尼什发回的信息。我想等媒体团队回来然后尽快把所有信息向国际社会宣布,那些大的国际媒体已经在现场了,不外他们有自己宣布信息的方式,我们那时希望能进一步推动信息流传。在守候来自尼什的团队回来之际,我同时在听业余无线电,这种业余无线电基站相当于那时的一种社交媒体。基于无线电的信息,我们能第一时间从“线上”领会到,何时何地何种目的修建被轰炸,造成了什么样的职员伤亡,这样我们就能在官方渠道之前马上做出反映。

  就在那时,我在业余无线电上听到,在新贝尔格莱德(贝尔格莱德的辖区之一)的中国大使馆被炸了,陷入了一片火海。

  我那时不敢信托,于是呼叫了国防部都会指挥中央的米兰·渤日奇。我问他:“发生了什么,怎么中国使馆着火了?”

  他说他正在贝尔格莱德大厦,那是一座跨越20层的修建,以是他从高层能看到中国使馆着火了。他接着弥补道:“我们似乎击落了美国飞机,然后美国飞机掉在了中国大使馆上,导致火灾。”

  我那时以为这难以置信,于是迅速坐车前往新贝中国大使馆所在地。轰炸时代晚上路上空荡荡的,我也许用五分钟就从米拉大道到了中国大使馆,还赶在了消防队和救援队伍之前。那时第一时间从使馆逃出来的人,脸上被轰炸熏的全是黑压压的。我协助一些人撤到了离使馆稍微有点距离的地方,然后他们躺在草坪上,完全无法正常呼吸,估量是轰炸之后使馆内部缺氧。

  喘口吻的功夫救援队也赶到了,也许二三十辆抢救车,消防队也同时赶到。思量到新贝对照空旷,蹊径也很宽敞,他们能够实时赶到然后马上开展救援。

  较低楼层的事情职员是先出来的,那时已经在空旷草坪上躺着了,救援队对他们先举行了救治,另有一批事情职员在较高楼层,由于楼内损毁严重加上火灾基本无法下来,以是消防员架起了消防梯对高楼层职员举行救援。很不幸的是依旧有三位中方职员罹难,绝大部门受了伤。

  这是一次恐怖的暴行,在此之后我们组织了媒体团队拍下了火海中的大使馆。我马上给米洛舍维奇打了电话,跟他说中国大使馆被炸了。

  他跟我说:“你现在在哪?”

  我回覆道:“在新贝,大使馆旁边。”

  他紧接着问:“你确定你知道中国大使馆在哪吗?”

  我回覆道:“总统先生,我固然知道它在哪。我现在看着中方职员受着伤跑出来,毫无疑问他们(北约)击中了中国大使馆。”

  这件事(轰炸)难以置信到很少有人真的能信托它会发生。之后国家政要也纷纷赶来,好比塞总理马里亚诺维奇,不少部长,应该另有塞总统米卢蒂诺维奇,那时他们跟中国大使潘占林站在一起,厥后这些照片传遍了全球。

  不外那时另有一个情形,政要旁边有一个争议人物:一位打遍前南各地的自愿民兵首脑——杰利科·拉兹尼亚托维奇·阿尔坎。我那时不希望他出镜,曾经一次在政要葬礼上,他就与国家高层同台被西方抓到镜头了。作为西方眼中的争议人物和犯罪分子,炸馆时他早先站在了塞总理马利扬诺维奇旁边,于是我让警方的乔维奇上校把阿尔坎挪开一点,这样我们就能有“清洁”的镜头。由于我知道若是他泛起在镜头里,西方媒体会有意转移话题,然后掩饰轰炸大使馆的这一罪行。

菲律宾大选逾6500万选民有资格投票

菲选举委员会(Comelec)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共有65721230名菲律宾人有资格在大选中投票,其中逾5379万选民年龄在18岁至57岁之间。森蒂诺向公众保证,武装部队处于红色警戒状态,官兵们随时准备为在选举期间寻求帮助的公民提供服务。

  阿尔坎

  厥后我们就都知道了,轰炸大使馆的是从美国本土腾飞的B-2轰炸机,有五枚激光制导导弹击中了使馆。

  有一个问题事到现在都没有获得充实的注释和讨论,为什么北约,确切说是美国,要轰炸中国大使馆?我很难信托除了美国另有哪一个北约国家有能力调动B-2轰炸机炸中国大使馆,它是直接从美国腾飞,在美国的指挥下举行轰炸的,我甚至嫌疑北约秘书长索兰纳都没有介入此事。

  美国给出的官方注释是,中情局手上掌握了新贝的老舆图,然后说他们在老舆图上找到了南斯拉夫防务产物收支口公司(SDPR)的坐标,这是一家认真对外军售的国企,他们以为自己要炸的是SDPR。然后他们把这个坐标给了五角大楼执行轰炸,然而有趣的是SDPR自始至终基本没有被炸过。它的大楼离大使馆只有500多米,但从来没有被纳入过袭击目的的局限。

  这真让人难以置信,就从我们自己出发想想吧,当我们要网购时,在点击支付按钮之前,都市多次确认银行卡和其他信息是否准确。我很难信托中情局在未经确认的情形下,把一个老舆图给了五角大楼,然后五角大楼在未经确认的情形下,把指令下达给轰炸机航行员,告诉他们:“去炸他个五颗导弹”。这不能能,这种注释在我们这叫侮辱智商。

  我专门去看了一下北约轰炸中国大使馆前后几天发生的事情,由于我信托这一定有政治念头,炸馆也简直有导致政治结果,而且跟危急全局各方的政治操作有关联。

  5月7日当天,纽约时报发了一篇文章说,美方和俄方杀青了一些共识,旨在通过和平协议解决各方在战后的国际介入问题,而且希望和平协议通过团结国在塞尔维亚的赞成下杀青。也就是说已经有类似1244号决议(北约轰炸竣事后签署的和平协定)的文件在酝酿,我以为那时潜在的文本不相符美方利益,而他们在此之前已经发动了针对平民的恐怖行径,旨在削弱塞民众的爱国主义和抵制情绪,从而强制塞方接受绝对相符美方利益的协议,显然轰炸中国大使馆拖延了类似1244号决媾和库曼诺夫协议的杀青。

  让我加倍确信这一点的是,那时德国总理施罗德在北京,在谈若何通过团结国决媾和平解决危急。中国有一票否决权,以是需要和中国直接协商从而取得支持,这些德国和俄罗斯介入的和平历程显然跟中方也有举行商量,而这种和平历程显著碍了某些人的事儿。

  第二类经常被提及的炸馆理由,是英国《考察家报》1999年9月提出来的,报道指出那时北约嫌疑,甚至掌握了所谓情报,说在大使馆内部存在中偏向塞方军队提供情报的窃听中央。有的说规则以为塞军方在大使馆有指挥中央,另有的说米洛舍维奇本人就在大使馆藏匿。这些一切都是假的,最好的证据就是炸馆之后是谁从内里撤出来的,只有中方外交职员,以及在理论上更平安的大使馆内住宿的记者,否则这些记者住在使馆外露出在导弹下着实危险。事实知识告诉我们使领馆是平安的,但惋惜事实不是这样。

  在炸馆之后,我们马上接到通知说南斯拉夫大旅店被炸,旅店也在新贝,离大使馆也许一公里多一点,于是我们跟记者车队一块前往该地查看情形。我们快到旅店周围时,前面泛起了一个轰炸导致的障碍物,我从车上下往复挪障碍物,就在此时在我数十米开外一个炸弹炸了过来,我被袭击波炸飞到了一个警员旁边,而留在车内的人情形比我还惨。乔维奇上校耳膜被震破,卫生部长米莉切维奇也受了轻伤,里斯蒂奇被车窗碎片划伤了脸。

  简朴来说,那时我们就意识到有个器械叫重复袭击,那时有半个塞尔维亚政府赶到了中国大使馆,包罗塞尔维亚的总理和总统,重复袭击将直接把半个塞政府一锅端。南斯拉夫大旅店被炸时我们也有记者和政府官员在场,显然有人给(北约)汇报了这一情形,以是北约对统一目的发动了二次袭击。

  我记得二次袭击的时刻,波黑塞族共和国塞社会党书记牺牲了,除他之外另有几个在大楼内的人,他们没敢信托居然会有二次袭击。在这之后我们就最先格外注重,一旦平民目的遭到袭击,我们就只能允许需要的直接相关认真人在场,好比救援团队,以及必须被我们珍爱的媒体团队,不能允许他们有伤亡。

  同时对我们而言异常主要的是,让可靠的媒体报道炸馆事宜。若是我真的可以称他们为“可靠”,像CNN、BBC、SKY、FOX这些西方媒体,让他们的媒体向他们的民众转达,他们的国家和军队所造成的结果。

  若是仅仅用塞当地媒体,他们又会说这是塞尔维亚的宣传攻势,当CNN拍摄中国被炸使馆并向全球流传时,这与塞方宣传就没有任何关系了,由于署名的是CNN的记者。

  有意思的是在炸馆之后的一天,CNN老总(兼首创人)泰德·透纳对外宣称,需要尽快杀青和平协议,以防因失控的轰炸而可能泛起的核风险。在此之后我约请了CNN首席执行官来南斯拉夫,那时的执行官是伊森·乔丹,他亲自去了南同盟亲眼眼见了轰炸的结果,我们还一起去看了被炸毁的中国大使馆,他亲眼见证了轰炸行动的恶劣性。

  有意思的是同样是这位代表透纳来南同盟的伊森·乔丹,在伊拉克战争时期被迫告退,由于他在达沃斯论坛上讲,美国军队有针对性的轰炸了记者队伍。

  总体来说这场战争的结果是多方面的,之前您问我炸馆现场我的谈话,放到今天会怎么看,我以为说法照样一样的,现在的天下与那时的情形类似。

  西方国家只占全球资源和人口的1/8,他们没有资格以殖民主义或帝国主义的方式介入国际事务,但现在的天下与曾经也略有差异,那一些在冷战后以为一个民主、稳固、自由、和平的秩序即未来临的国家也苏醒了,他们原以为天下将以互助与和平共处为基础实现配合提高,但事实并非云云。西方在轰炸南同盟之后发动的一系列战争也证实晰这一点,好比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亚等,另有针对伊朗的施压以及现在的乌克兰事态。

  显然相比于现在的团结国,我们需要一个更有用、更严肃的维持和平的机制,现在的团结国秘书长古特雷斯,1999年作为葡萄牙总理加入了对南轰炸。我不信托那时加入对南轰炸的北约19国的向导人有任何公信力去谈论天下和平,更没有资格讨论民主、自由、国际法、和平与国际秩序,由于昔时他们已经违反了所有国际秩序的底线。不仅云云,他们发动了一场犯罪式的轰炸,炸死了两千平民,然后用他们的傀儡机构海牙法庭,给真主犯下罪行的人免去了责任。

  泉源|考察者网

【编辑:卞立群】

原创文章,作者:APP开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oshushiapp.com/26197.html